您当前的位置 :青海新闻网 > 海晏新闻网 > 文化艺术 > 文化艺术 正文
 
西行日记:矗立在关角的绿色长城
 
http://www.qhnews.com   西海都市报  2008-02-23 10:41

  青海新闻网讯6月22日,“天路青藏”采访组,抵达海拔3847米的关角山,这里是青藏铁路一期工程海拔最高的地方。时值盛夏,这里却是阴风怒号。忽而扬起了沙砾一样的雪渣,雪渣被风裹挟着,打得我们脸上生疼。碧绿的山峦,转瞬之间就白雪皑皑。突然,一丝阳光从乌云的间隙挤出来,让我们停止瑟瑟发抖,身上生出些暖意。不想几分钟后,天地易色,黑云密盖在关角山山顶,将我们笼罩在昏暗里。朔风凌厉,接着,豌豆大的冰雹劈头盖脸倾漫而下,我们躲在武警战士的宿舍里,如夜半置身狂澜中的轻舟。关角隧道的守卫者告诉我们,在这里,盛夏飞雪是寻常事,一夜之间温差可以超过20摄氏度。风力经常达到八级以上,几天前的一场大风,竟将哨亭吹倒。某部四中队是一支负责守卫关角隧道的部队。说起战士们的辛苦,中队副指导员张新涛瞥了窗外一眼,眼睛在刹那间潮湿了。

  关角山年平均温度不到6摄氏度,每年天晴的日子只有五六天,“一天有四季,八月雨加雪。”是战士们对关角山气候的形象概括。战士们一年四季都要穿棉衣。洗好的衣服在这里要好几天才能晾干。

  生活艰苦倒在其次,难以忍受的是生活的枯燥。关角山几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,看电视、打篮球是战士们全部的业余生活。为了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些情趣,他们在院子里建了温室。小小的温室里,一垄垄的芹菜、油菜、辣椒,长得水灵灵,嫩生生,这不光是补充了伙食,更寄托着战士们的生趣。

  风雪中,张新涛送我们踏上归程。他指着营房对面那片“干打垒”的残垣和一孔孔窑洞的废墟说,这里曾经是关角隧道开掘者的营房。上世纪70年代,开掘关角隧道的铁道兵们,曾用鲜血和生命的代价,完成了这项彪炳千秋的工程。这废墟和长眠于此的建设者,无言地凝视着后来者,守卫者的责任感陡然而生!

  我们的眼睛湿润了。(作者:李皓 湘江)

 
 
  编辑: 李滨
 
 新闻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