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青海新闻网 > 海晏新闻网 > 文化艺术 > 文化艺术 正文
 
雪域高原美的浓缩 感动难言融化心灵
 
http://www.qhnews.com   青海新闻网  2008-02-23 10:41

  盼望许久的青海湖之旅,今天终于得以实现。青海湖美丽而神秘的面纱即将掀掉,心情不免有些激动,昨夜的失眠是兴奋,也是对青海湖的种种设想。

  汽车从西宁需要行使350公里的路程可以到达青海湖,是我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,湖面海拔3196米,平均水深19米,最深处31米,盛产湟鱼。这种鱼十年长一斤,又是其特产,故而非常珍贵。为保护湟鱼资源,省政府已决定封湖十年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青海湖宛如一个巨大的天蓝色翠玉点缀在高山草原沙漠中间,美丽而神奇,青海湖便因此而得名。

  青海湖的来历有个传说。相传龙王有四子,三子都被分封到各海作龙王,只有四子无处可去,便在青藏高原为其四子开凿一湖,并有108条支流维系。但是,沧海桑田,有三分之二的支流已经断流,青海湖每年湖面都在迅速下降,预计200年后,我们的子孙只能见到一个干涸的大水坑了。小溪是湖泊的母亲,母亲的早逝,孩子的命运自然会身似浮尘。

  还有一个传说,相传青海湖中有水怪,是马头或牛头样,还有大量的目击者。但是经过考察却未找到可靠的证据,根据推测很可能是千年湟鱼。

  到青海湖要经过起湟源峡谷,其间遍地金黄浓香的油菜花,总是最艳丽地闯入我们的视野,或带状,或条状,或块状,镶嵌在青山绿树碧草间,炫耀而不张扬,显著而不虚荣,以那种质真质纯的色彩点缀沿途风光,少了她的艳丽,不知这山,这水,这树,那羊,那云,那毡房,会感到怎样孤独和寂寞。

  沿路两旁最多的是杨树,但西宁的市树却是柳树,市花是丁香。看到杨树,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到茅盾先生的《白杨礼赞》。书中栩栩如生地描绘了这种树的特征,同时高度赞美了西北人民如白杨般伟岸的性格精神。

  接着路过金银滩大草原,山坳中就是原子城――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。第一颗氢弹的成功发射就是在这茫茫金银滩草原上盛开的蘑菇云。还没有放肆地在草原上驰骋一番,或细细品味一下历史沉淀的深刻,我们的车被拦到路边。原来第四界环青海湖国际自行车赛要经过这里。

  我们被这难得一见的环湖赛的偶遇而陶醉着,感叹着,兴奋不已。大家纷纷下车在草地上占据理想的观看场地,和理想的拍摄角度。环湖自行车赛每年一次,今年又将升级。从7月17日到7月25日,整个赛事以青海湖为中心,各国选手将接受高原气候的考验。7月的青海天高云淡,是青海最宜人的季节,空气凉爽,青山碧水,鲜艳的油菜花,又是多雨的季节,最适宜避暑渡夏,故西宁有夏都之称。

  看完自行车赛,我们驱车前行。草原的景色渐渐退去,转过山间公路,眼前为之一亮。远处是灰茫的沙丘或沙山,当地人称为沙岛。这些年的沙化,青海湖水面下降很快,其周围的山丘才变成这种状态。放眼望去,近处是草原,远处是沙岛,强烈的色彩景观的对比及反差令人心旷神怡,无不赞叹自然界的伟力,但同时也不仅为之悲哀。

  在阳光的照耀下,沙岛的阴面和阳面轮廓鲜明,再配上蓝天白云草场羊群,是少见的美丽而独特的景致。为一览沙岛的风采,大家光着脚丫,争先恐后攀上顶端。沙子滚烫,有几人退却了,而我是第一个登上沙顶的。

  站在沙丘之巅,我惊呆了。翘首望去,那一抹斜长而碧蓝如玉的便是魅力的青海湖了。没有过多的装饰,纯洁的便是一块无暇的翠玉。没有喧闹的欧鸟,安静的便是美丽的少女,我迷醉了,心静突然间被净化,亦如那水一尘不染,无私无欲,只有远方淡淡的咸味充溢每个毛孔,仿佛周身的每一处污垢都被荡涤着,变得亦如那湖水般清澈单纯。

  沙是烫脚的,是细细的,几乎没有一丝的泥土,软软的甚为舒服。我悄悄地装了一瓶,祈祷我的感情亦如这沙般细腻火热和一尘不染。

  滑下沙岛,车子在沙化的草原间奔驰,间或出现的山口都能看到美丽的湖水。其间的景色都被碧蓝,洁白,豆绿,金黄镶嵌成独特的异域风光。沿青海湖行使一小时终于到了151码头,青海湖如展开胸怀的少女正姗姗走来。

  捧一口湖水,吉祥的祝福便能化作白云,时刻与你同在。望一眼湖水,恬静的心情便能化作鱼儿与水共戏。找不到恰当的语言来赞美她,清纯得怪自己的鲁莽,生怕玷污她的纯洁,

  清澈得不忍走近她,怕自己的丑态破坏她的美轮美奂。远处与蓝天白云接洽,海天一色,浑然一体;近处彩帆点点,白浪逐沙,与人相戏,再也没有这般撼人心魄的美景了。再近处遍地金黄的油菜花,直冲心肺的香气醉倒了每个游人。每个游人都那样安静,那样平和,那样美丽,融化在这雪域高原之中。

  这里有星级帐房宾馆,是特意为国家领导人视察而建,极具民族特色和风情。这里还有鱼雷发射实验基地。

  佛塔高耸,经幡拂动,浓郁的宗教文化随处可见,虔诚的教徒总是令人惊叹和羡慕。不知道我算不算教徒,对水的那分执着和痴迷总该如这虔诚的教徒吧,亦如那碧蓝的湖水,沙岛可鉴,苍天可鉴,盛开的鲜花可鉴。小心翼翼地灌了瓶湖水带回来,希望带着无限的思念和祝福给水,给我的恋情。

  在青海湖畔流连忘返,直到下午4时多我们才在回望中离开。回归途中大家是默契的沉默,是品茗后的回味,是热吻后的窃笑,心中装回的那分珍爱,只有每个人自己品味和陶醉。

  归途中我们参观了天葬台。听说藏民有四种葬法。天葬是最好的葬法,人死后就可以升入天堂。在山顶上把逝者的肉割下,把骨头砸碎,抹上酥油,吸引鹰来吃掉。吃得干净就证明灵魂升入了天堂。再有是火葬,是指有地位的僧人死后化鸟升天。第三为塔葬,既是得道高僧死后重塑金身,供奉于塔中,被后人膜拜,继续享受人间烟火。最低级的为水葬,那些病死夭折死罪者,要喂鱼免灾,所以藏民是绝对不吃鱼的。

  接下来路过日月山。日月山是牧农的分界线。相传文成公主入藏时,得一宝镜。每次思念父王母后时,她便取出来可以看见。当她到达日月山之前路过湟水,有众多宫女不适气候而留下,所以有“湟水自古出美女”一说。站在山顶,文成公主取出宝镜,不禁烛泪连连,手抖镜落地为两片,一片化为日亭,一片化为月亭,中间化为一条入藏之路。此山便叫作日月山了。而文成公主的两行思念之泪,一条化作倒淌河,从东往西流;一条化作颗颗水晶洒落山中,所以此地盛产水晶。

  伴随美丽的日落,点缀在金色菜花中,每个人都沉睡着不愿醒来。动人的传说,至纯的美景,独特的文化,奇异的风光,在每个人心寓沉淀和定位。没有更确切和生动的辞藻来形容所见所闻所听所嗅。只有每个人心中升华的留恋,却不愿回眸,在心中发酵着沉甸甸,暖洋洋,热乎乎,是那种难言的感动。

  在夜幕中我们回到西宁,但我的心却难以回来,只有一行清泪打湿双眼,手里虔诚地捧着青海湖水和沙岛的沙,那是浓缩的美在手中,在眼中,更在心中。(作者:枫叶荻花)

 
 
  编辑: 李滨
 
 新闻图片